新憲闖關失敗 歐盟仍有未來
文/吳志中(東吳大學政治系助教授、歐盟協會秘書長)


二○○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法國人民以極高的投票率(近七○%)對歐盟憲法投下否決票。其中四五.三三%的選民投下贊成票,五四.八七%的選民投下反對票。也就是說,每一百位合格選民當中,有三十位選民沒有去投票,二位選民投廢票,三十七位選民投下否決票,三十三位選民投下贊成票。這樣的投票結果,立即在法國及歐洲造成極大的震撼。雖然在選舉之前,民調已經顯示出法國人極有可能否決這一次的歐洲憲法,但是所有的人還是期待法國選民能夠回心轉意。各國政治領袖也不斷向法國人民喊話,然而終究無法挽回法國人民的不滿。本文將嘗試分析歐盟憲法在法國闖關失敗的原因,進而論述其對歐盟整合之影響,及歐盟憲法未來發展之可能性,最後討論法國否決歐盟憲法對台歐關係之影響。


法國威望 遭嚴厲打擊

 了解法國局勢的人,這一次均同意,法國選民將這一次歐洲憲法的同意權當作對席哈克總統及哈法漢(Jean-Pierre Raffarin)政府的不信任投票。法國人民對右派席哈克總統,尤其是哈法漢政府的不滿,已經非常明顯的在二○○四年三月二十八日的地方選舉表現出來。在法國二十六個地區裡,左派獲得二十三區,獨立派一區,總統執政的右派僅獲得二區的勝利。根據法國的民調,民眾的不滿不僅僅是失業率(超過一○%),而是對法國整個現狀的不滿。其次是,法國對歐盟的急速東擴也感到憂慮。法國人民還來不及消化二○○四年五月的十國東擴,馬上緊接而來的是擁有七千萬人口的土耳其以及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的申請加入。這樣快速的擴張所帶來的憂鬱,可以用法國世界報二○○五年六月一日的一篇文章標題很清楚的表現出來:「我們沒有能力解決目前的問題,歐洲還沒有準備好對外開放/ On ne s'en sort pas, on ne va pas encore ouvrir l'Europe a tout le monde」。最後,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則是席哈克總統再次的政治判斷錯誤。席哈克本來可以透過國會投票通過歐盟憲法條文的,例如,歐盟整合過程裡的阿姆斯特丹條約與尼斯條約就是透過國會投票通過的。透過公民投票,席哈克原本期望透過辯論分裂聲勢日上的左派,以確保在剩下的三年裡維持右派的統治,並且避免成為跛鴨總統。的確,經過這一次公投,左派社會黨被搞得四分五裂。然而,席哈克的總理哈法漢的政治生命也宣告結束,同時更賠上了法國的國家利益,使得法國在歐洲的威望遭受到重大的打擊。


解救新憲 寄望盧森堡

 然而,可能更加嚴重的是,法國否決歐洲憲法的震撼,也隨即在其他地區產生了骨牌效應。另外一個重要歐盟成員國荷蘭,也在三天後以高達六一%的比率否決了歐洲憲法。荷蘭一向支持歐盟的整合,其人民個人負擔歐盟經費的總數也一向最高。因此,荷蘭與法國的雙重否決立即重創了歐盟憲法持續在其他國家的通過可能性。於今年九月即將舉辦歐盟公投的丹麥成了下一個危險的變數國。因為根據最新的民調結果,丹麥的民眾傾向投下否決票(四○%反對,三○%贊同,其他未定)。而英國更決定暫時凍結歐盟憲法公投的政策。最有趣的是,歐盟最小國家盧森堡於二○○五年七月的公民投票結果竟然成為解救歐盟憲法止跌回穩的重要指標國。小小國家,卻必須負擔起解救歐盟的重責大任,因此,盧森堡總理Jean-Claude Juncker就一再強調,如過歐盟憲法在盧森堡被否決,就一定下台以示負責。目前輪值歐盟主席的Jean-Claude Juncker總理並且要求歐盟二十五國緊急會商討論歐盟所面臨的重大危機。


 而解套歐盟整合所面臨之危機,可能是設法延長歐盟各國所設定,必須在二○○六年底之前,所有會員國均通過歐盟憲法之限定。也就是希望沒有通過歐盟憲法之會員國,自己解決內部的紛爭,然後在延長的期限裡,透過第二次投票通過憲法條約。就如同就如同丹麥於一九九二年否決馬斯垂克條約,但是於一九九三年第二次投票通過。再其次的可能選項,則是為通過歐盟憲法之國家自行協商,暫時留在歐盟憲法國基群組之外,由那一些通過之國家先實施歐盟憲法所規定之條款。等到未通過之國家各自準備完畢之後,在一一加入。就如同目前的英國並不屬於歐元圈及申更簽證圈之外。而最後一個選項則是,完全放棄歐盟憲法,退回尼斯條約所規定之各項事項。


歐憲運作 會調整方向

 法國否決掉歐盟憲法之後,可以確定的是法國的領導地位已經遭受到重創。歐洲整合從歐洲煤鋼共同體的時代開始,一直帶有強烈的法國思想與色彩。歐盟之父為莫內與舒曼,均為法國人。隨後,歐洲共同體在遭遇到瓶頸之後,是法國人得羅Jacques Delors與密特朗的全力推動之下,得以再度大步前進。目前的歐盟憲法草案是法國前總統季斯卡所撰寫。然而,這一部憲法也在法國被否決掉。在同時,德國國會卻以超過九○%的高比率通過了歐盟憲法。以地緣政治的層次來分析,一個以大德國為領導中心的新歐洲很有可能再度浮現。過去五十年,法國嘗試結合其他歐洲國家防止一個過於強大的德國主宰歐洲大陸的計畫更因此遭到空前挫折。而英國在歐盟的地位卻也意外獲得緩和,布萊爾首相成為最幸運的歐洲政治家。因為,如果英國以公民投票否決歐盟憲法的通過,以英國為首否決歐盟憲法,不僅將弱化英國在歐洲的發言權,也勢必造成布萊爾的辭職。最後而言,歐盟憲法的否決不意味歐盟的死亡。歐盟仍然會繼續存在,也會繼續發展,只是必須稍微修正方向而已。這是民主制度的最大優點。


德法陣腳亂 台灣利多

 就台灣的國家利益而言,歐盟憲法之被否決,卻意外帶來了一項好處。以法國席哈克以及德國首相施若德為首主張解除對中國武器禁運之政策勢必遭受重大的打擊。席哈克忙著平法國的內亂,德國總理施若德由於地方選舉大敗,則必須面臨年底的國會大選。法國一場公投,打亂了整個歐洲局勢,也結束了法德英之席哈克─施若德─布萊爾的時代。如果台灣不整天陷在對中國關係的討論裡,放眼看看世界局勢的發展。其實,新的世界局勢並沒有限制台灣的發展,端看台灣的人民與領導者如何看清廿一世紀國際局勢的演變。

(轉載自台灣總合週刊)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