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歐國家 制憲啟示錄
民主浪潮全球皆然 臺灣應固守正確道路

文/洪鎌德 (歐盟協會理事長、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

1980年代末與1990年代初,正是所謂「蘇東波變天」翻雲覆雨的年代,也是東西兩陣營經歷將近四十年冷戰趨向和解的歷史變局之時刻。隨著波蘭、捷克、匈牙利次第地揚棄共產主義,結束共黨專政,至蘇聯的解體,葉爾欽的崛起,都標誌蘇維埃赤色帝國的崩解,以及中東歐諸國放棄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且扳倒共黨一黨宰制國政的局面。這更標示了資本主義大勝社會主義,自由市場壓倒計畫與統制經濟。隨後東德政權覆亡,東西德的合併,波羅的海三小國之獨立,斯洛伐克與捷克的分裂,羅馬尼亞、保加利亞也紛紛擺脫共黨的控制、及至南斯拉夫的崩潰,分裂為五六個獨立的國家,並釀成巴爾幹半島諸種族、諸國家間的相互廝殺,連最為僵化的阿爾巴尼亞也必須走上西方多黨紛爭的民主道路。至此東歐的自由化過程已由沸沸騰騰趨向平緩、並且朝向民主憲政的落實。由是可知近年間中東歐「新民主」國家(New Democracies)重新制憲修法的序幕終於揭開。

因之,中東歐國家制憲的背景有下列數項:

一、舊蘇聯與美國在冷戰期間進行核武競賽,以及進侵阿富汗耗盡國家龐大資源、人力,以致國庫空虛,國力衰退。

二、戈巴契夫的「新思維」政策以政治革新為主,經改「震撼療法」為輔,卻造成政局紊亂經濟崩解,共黨領導優勢地位盡失。

三、二戰結束以來西方國家儘管捲入韓戰、越戰、中東之戰(阿富汗、科威特與伊拉克戰爭,以及以阿衝突)之外,大體上國內祥和、社會穩定、經濟繁榮、國力昌盛,體現資本主義驚人的生產力,也展示西式民主制度的優越(個人自由、權利獲得相對的尊重與保障)。

四、西方科技迅速發達,「美國之音」、「自由歐洲」等電台直攻東歐與俄國人心,造成共黨統治下的人民渴望物質生活的改善,也不斷產生資本主義優於社會主義的思維,從而對共黨僵硬殘酷的統治大力地排斥與抵抗。

五、莫斯科對中東歐附庸國(「衛星國」)控制愈趨鬆懈,遂促成中東歐人們擺脫俄人控制,爭取當家作主與自由自決的信心與決心。

六、波蘭天主教會與團結工盟靠著發起罷工運動,團結人民反對與抵抗共黨的力量,促使人民在一連串波瀾狀闊的反對運動中,推翻共黨一黨獨大、專政的政治局面,導致了執政的共黨政權瓦解、倒台。

七、骨牌效應(Domino effect),造成波、匈、捷、羅、俄、巴爾幹的南斯拉夫成員國,阿爾巴尼亞紛紛投入自由化、民主化、憲政化的潮流,結束共黨一黨專制,走向西式社會民主憲政體制的重建道路。

至於中東歐「新民主」國家紛紛制定新憲的影響如下述:

一、結束共黨一黨對政權壟斷、擴大民眾藉由選舉來參與國政,從而使人民基本權利與利益得到伸張。

二、西式市場經濟取代共黨計畫經濟,資本主義企業競爭與生產方式,造成社會的流動與活絡,使一向以農礦業為主的中東歐國家,逐漸邁向工業化與現代化過程的發展方向。

三、中東歐各國從閉鎖的國家,以及唯蘇聯馬首是瞻的華沙集團,COMECON體系,轉向並尋求歐美平等外交、區域貿易的夥伴關係,逐一加入歐洲聯盟成為西方世界的一員(例如羅馬尼亞新憲法係1991年底,經由公民投票確認,2003年修改,公投通過贊成羅國融入歐洲大西洋統合中,亦即為2006年加入歐盟提早鋪路)。

四、中東歐變成西歐龐大的原料倉庫,以及產品的傾銷市場,這種經貿情勢在未來10年內可能會有所變化,也說不定。

五、中東歐必然促成烏克蘭、白俄羅斯與俄羅斯更向歐盟傾斜。說不定未來歐洲、俄國、印度、中國與美國鼎立為世界五大強權。

中東歐 憲政改革對台灣的啟示

一、基本上經濟生活的改善會導致上層建築(典章制度、憲改、國家政治形式)的跟著改變,是馬克思的主張。以此來印證中東歐甚至俄國的劇變,固然適當,用來說明台灣中小企業崛起,台灣人爭取自由、平等、參政的權利也說得通。

二、台灣的民主歷程固然坎坷險峻,但畢竟在過去的反對陣營(黨外、民進黨)與李前總統所主導的「寧靜革命」下逐步開展,而有今日的成果。中東歐的變局(所謂「天鵝絨革命」Velvet Revolution),與台灣選擇西式民主,揚棄專制東方(馬、列、毛與蔣)證實為再正確不過的歷史發展。

三、儘管中國經濟表面上有重大突破,但其基本國民所得還差台灣與先進國家一大截,中國要用優勢經貿力量與軍事設施威脅台灣,這無異是霸權的重現,難為美國與日本接受。是故台灣只要能夠固守民主體制,進行徹底的制憲(不只修憲),其獲得歐美國家與世界輿論的支持,是不容置疑的。

四、選擇長遠偉大的民主道路,以別於狹窄自私的中國共產黨專政,將會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繼續存在於21世紀及其後的世世代代有力保證。

(轉載自Taiwan News 財經文化周刊 第215期)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