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性成為人肉炸彈--人類文明發展的進步或退步?
 
文/ 吳志中(歐盟研究協會 秘書長、東吳政治系助教授)

曾經,戰爭是男人專屬的暴力行為,然而二十世紀的以色列女兵改變了這樣的思維。曾經,恐怖攻擊行動也是人類男性專屬的行為,然而二十一世紀俄羅斯車臣的黑寡婦自殺攻擊隊同樣改變了我們的想法。

  2005年9月28日,伊拉克西北部在Tall Afar的士兵招募中心遭到自殺式恐怖攻擊,造成近六十人受傷以及八人死亡。對於整個中東地區,自殺式恐怖攻擊行動似乎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然而,這一次的恐怖攻擊行動卻讓伊拉克政府及美國特別感到憂慮,那就是這位自殺客是一位女性。在伊拉克,這是頭一次由女性進行的自殺式恐怖攻擊行動。近年來,恐怖自殺行動的女性化 ,已經引起主要受到恐怖攻擊國家的警覺與重視。從俄羅斯、斯里蘭卡,到以色列,女性的自殺式恐怖攻擊已經不是第一次。因此,美國、英國與法國均非常擔憂這樣的行為會大量被學習與擴散,造成恐怖攻擊行動更加難以預防。

  根據研究,女性第一次被當做人肉炸彈是在1985年。當時,一位屬於敘利亞國家人民黨的女黨員開一輛炸彈車去衝撞在黎巴嫩的以色列軍事運輸團隊。1991年5月21日,當年的印度總理甘地Rajiv Ghandi被一位屬於馬克斯列寧主義的斯里蘭卡塔米爾Tamil女性分離主義者以肉身攜帶炸彈攻擊死亡。除此之外,土耳其境內的庫德族共產黨也曾經嘗試訓練女性自殺攻擊隊。這些顯示了早期的女性自殺攻擊行動是由非宗教狂熱政治組織所發動。也就是說,以伊斯蘭宗教為最重要背景與信仰的恐怖攻擊政治組織長期以來一直認為女性應該待在家裡,不應該參與政治活動。在2002年之時,哈馬斯組織的精神領袖Cheikh Yassine雅辛就曾經公開表示反對女性自殺攻擊行動。然而,雅辛隨即在2004年被以色列軍方鎖定,在一項由以軍策劃的直昇機攻擊行動中,在加薩走廊被狙擊身亡。然而,隨著雅辛的死亡,女性不參與恐怖攻擊行動的概念也在宗教狂熱性政治組織裡開始產生變化。我們觀察到,這一次在伊拉克的女性攻擊事件是由宗教狂熱蓋達組織在伊拉克的分部所主導。而真正令世界各國擔憂的發展,正是因為由約旦人Abou Moussab Zarkaoui所領導的宗教狂熱政治組織,已經透過這一次恐怖攻擊,成功的將世界最具攻擊性與破壞力的宗教組織與女性做結合。

  最著名的女性參與恐怖攻擊行動則是在俄羅斯被稱為『黑寡婦』的車臣女恐怖份子集團。這些在俄羅斯攻擊車臣戰爭中,失去丈夫、父親、兒子或者兄弟的女性,誓言對俄羅斯進行報復。2002年10月車臣的五十多名恐怖份子與黑寡婦劫持莫斯科附近戲劇院的700名人質要求俄羅斯立即從車臣撤軍,最後在10月25日晚間與俄羅斯特種部隊玉石俱焚。2004年,黑色寡婦再度劫持引爆俄羅斯客機,造成90名死亡。在同年,另外一名黑色寡婦則在莫斯科地鐵自我引爆,進行自殺式攻擊。

  在過去,一般人總會直覺認為女性比較不崇尚暴力,並且反對伊斯蘭教對女性權益與地位的不尊重,因此不會為伊斯蘭教進行恐怖攻擊行為。可是在同時,女性攻擊者有又比男性攻擊者更容易達成目標。因為一項成功的恐怖攻擊行動所依賴的兩項原則,是接近目標的能力與奇襲。一般來說,女性比男性有先天的優勢來達成上述原則。因為女性比較不會引起安全單位人員的注意,在伊拉克,更是沒有人可以對伊拉克婦女進行搜身的檢查動作。

  有人則認為在阿拉伯世界,女性炸彈客的產生,不但是回教男女不平等的結果,而且更有激化此項差異的可能性。一項研究顯示,大部分的女性炸彈客都有個人生活上的問題。有的離婚,有的吸毒,有的與家庭決裂。而在回教世界,自殺會給家庭帶來極大的羞辱。但是,如果可以為宗教政治組織付出生命,則不但個人得以獲得極高的尊崇,家庭也會得到相當優惠的補助。然而,這樣的發展,也使得女性更加成為回教世界男人政治權力鬥爭社會的最佳工具。但是,也有一派的人認為,伊斯蘭教婦女參與自殺性攻擊,正是因為要提高女性在伊斯蘭教裡的地位,證明女性的能力,以提高女性在伊斯蘭阿拉伯世界裡的地位。

  戰爭在早期也是專屬男性的世界,然而,女性戰鬥員也在後來逐漸加入戰場。除了以色列著名的女兵部隊之外,在美伊戰爭中,美國也有女性戰鬥人員被伊拉克軍隊俘虜。恐怖攻擊行動也一樣,隨著時代的演進,女性也逐漸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以往,女性是和平與溫柔的象徵與代表。而且最重要的是,女性是生命的孕育者,因此對生命是更加的珍惜。然而,如果連在人類歷史上大部分時間都不需要上戰場的女性都拿起武器時,這是擁有千年歷史,億萬人信仰的伊斯蘭教必須被檢討,還是以歐洲文明為基礎所發展出來女權主義的問題?還是這根本就是文明衝突的必然結果?這到底是人類文明發展的進步還是退步?

 

(轉載自Taiwan News 財經文化周刊 第208期)

創作者介紹

Devil Red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