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的時刻 整合大考驗
接手歐盟輪值主席 英國任重道遠
文/鍾志明(南華大學歐洲研究所助理教授;歐盟研究協會監事)


自從歐洲聯盟憲法條約相繼在法國與荷蘭遭到公民投票否決之後,六月中旬的高峰會也以爭議收場,當時的輪值主席盧森堡總理榮克(Jean-Claude Juncker)抨擊英國要為此次峰會破局負責。在這樣似乎黯淡的統合前景下,英國自七月一日起擔任歐盟理事會的輪值主席,任期至今年底為止。


輪值主席的任務
 先談歐盟輪值主席。這是除了執委會之外歐盟日常運作的另一個樞紐,工作與責任可謂相當繁重。理事會輪值主席負有組織、代表與延續性三項基本任務:籌備並主持高峰會議、理事會及其各工作小組的會議;在對內及對外的工作上代表理事會,如與執委會之間的互動或是在聯合國內代表理事會發言;延續前任輪值主席尚未完成之事務,例如重要的政策或是對外談判。


 茲以歐洲聯盟高峰會議之籌備與召開為例,來說明輪值主席所扮演的角色與功能。高峰會議在歐盟內負有推動統合前進的任務,而輪值主席則是會議籌備作業與進行的總負責人,其重要性自不待多言;此不僅表現在組織程序之技術層面,更凸顯於政治意義上。一次成功的高峰會,可為輪值主席國家帶來「功在歐盟」之美譽,而由輪值主席所主持的會後記者會,更是國際媒體報導的新聞焦點,益增其個人與國家在國內外的政治聲望,對小國或是新進會員國而言,無疑具有重大意義。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便曾經指出,愛爾蘭未接任歐洲共同體輪值主席之前,於國際事務中似乎只有一個角色功能──那就是在外交場合按英文國名順序排列就位,而把死對頭的伊拉克與以色列分開。但是一九九○年上半年的愛爾蘭輪值主席期間,卻成功促成當時歐體十二國領袖就原東德領土納入共同體版圖達成協議,並在歐洲安全合作會議(CSCE)高峰會中表達歐體共同立場、扮演主導角色,同時也為愛爾蘭贏得國際聲譽。


 再就歐盟高峰會議組織及程序之技術層面來看。輪值主席在會前即頻頻造訪會員國,以便確立議程及議題的優先次序,在會議召開期間亦不時與各國領袖針對特定議題進行協調,必要時也得提出妥協方案,其目的無非希望會議能順利進行,並獲致正面、積極的成果。為了籌備一九八四年六月在楓丹白露所舉行的歐體高峰會議,法國總統密特朗即與當時的九個會員國領袖與執委會主席會晤多達三十次之多,英國對共同體預算挹注的問題終獲解決。令人不禁莞爾的是,二十年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大聲疾呼要求歐體「還我錢來」(I want my money back!),現任的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卻成為被追討的對象,今年下半年他得小心拿捏球員兼裁判的立場。


布萊爾好的開始
 由上述兩個例子便可清楚得知,輪值主席在高峰會議中所扮演之關鍵角色及其所擔負的成敗責任。每位政府領袖都關切他們在歷史和政治舞台上的評價,因此半年一任的輪值主席任期當中,無不兢兢業業、全力以赴。在正式接手歐盟輪值主席的前一周(六月二十三日),首相布萊爾親赴史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報告英國擔任輪值主席的「施政計畫」,其演說獲得議員們熱烈的迴響,掌聲久久難以停歇,對倫敦而言可說是一個好的開始。


 布萊爾開門見山提到:「歐洲正處於有關其未來之深刻辯論」(Europe is in the midst of a profound debate about its future.),所牽涉的問題不應被簡化為一個自由市場歐洲與一個社會歐洲之間的拔河,它也不是要在共同市場與政治統合之間作一個選擇。這種說法不僅是個誤導,而且也堵塞了真正的討論。他堅信:「理想能留存下來是經歷了轉變,理想之滅亡肇因於面對挑戰時的遲鈍」(Ideals survive through change. They die through inertia in the face of challenge.)。


英國疾呼改變 人民尚未信服
 布萊爾指出,爭辯的議題不在於歐洲聯盟的理念,而是現代化與政策;呼籲改變,也不是背離歐洲,而是要讓歐盟能夠完成它原本所被賦予的任務──亦即改善民眾生活!而此刻歐洲人民並未信服這一點,也對歐洲的現況感到不滿。歐洲面臨的現況與挑戰是如何?以社會方面為例,兩千萬的失業人口,勞動生產率(productivity rates)遠落後美國,印度比歐洲各國總和有更多的理工科畢業生,全球頂尖的前二十所大學只有兩所在歐洲,中國則在過去五年增加了三倍的研發經費。英國並非不願意調降每年從歐盟取得的預算退款,但是歐盟必須對農業補貼政策進行改革;農業支出佔去歐盟預算的百分之四十,英國要求大幅縮減,主張應投資在科學與技術、研究與發展上,俾提升歐洲的全球競爭力。


 然而根據二○○二年會員國所共同達成的協議,至二○一三年為止,農業預算將維持現今之水準。此項妥協,也是歐盟東擴的一項重要前提。布萊爾當時同意這個協議,如今卻又夾持此議題要法國讓步。如果英國希望在擔任歐盟輪值主席期間尋得各國之妥協,則倫敦方面勢必作些讓步,否則繼續延宕下去,對於歐盟現今低迷的氣氛來說,只有雪上加霜。


經緯萬端挑戰 接踵而來
 英國在擔任輪值主席期間所必須面對的問題經緯萬端,除了農業預算的爭議外,還有服務業的自由化與有關工時之指令(Working Time Directive),以及是否與土耳其和克羅埃西亞展開入會談判。此外,九月初將舉行歐盟與中國之間例行的高峰會,解除對中武器禁運的議題也勢將再度浮上檯面。最後,由於德國可能在九月間進行國會改選,英國也已準備在十月下旬召開臨時高峰會討論歐盟之未來,以化解目前之「憲政」危機。


 如布萊爾所言,歐洲此刻已屆革新的關卡。布萊爾用理念鼓舞、甚至擄獲了歐洲議會議員的心,這是一回事;然而,他能否也以利益來說服各會員國領袖,則是另一回事。歐盟輪值主席可以藉由主導議題,來掌握接下來六個月期間歐盟整體的脈動,但理念與利益之間差距的縮小,則是有待務實的英國更加把勁了。

(轉載自Taiwan News)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