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欲速則不達
夢斷統一嶺 魂失東擴原

文/張洋培(英國劍橋大學博士、台北大同大學主任、歐洲聯盟研究協會監事)

 

 久居歐洲的人都知道,五月與六月是青年人傷心、離別、死亡、緊張、焦慮、狂歡與失落的月份。他們為期末考及趕期末報告而緊張焦慮,因參加五月舞會(May Ball)而狂歡,然後畢業或放假了,他們傷心離別,好友失散。

 五月更是第三帝國淪亡的月份;一九四五年五月八日,德國戰敗向盟軍投降,希特勒統一歐洲的大夢頓時灰飛湮滅;主權獨立的英法荷比盧等國,重新恢復和平自主的歲月。六月曾經是歐洲青年人的夢魘月份;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盟軍在諾曼地登陸,遭到德軍猛烈反抗,英法德比等國青年紛紛在灘頭陣上倒下死亡,因此六月成了多歐洲家族的共同忌月。

 

歐洲統一大夢中斷
 對歐盟憲法之公投而言,非常巧合的,北海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五六月之交,歐盟憲法也像青年人的生住敗空一樣,垂死灘頭、響起驪歌。此因法國於五月廿九日、荷蘭於六月一日分別以公民投票拒絕草擬經年的歐洲憲法。雖然歐洲一體化之氣息尚存,但以憲法統一歐洲之夢已暫時中斷。

 二十世紀九○年代以來,歐盟樂觀的統一步調,煞然中止。這次敲響喪鐘的是憲法草案的主權國-法國;荷蘭繼之以公投否決。英國因此卻步慌忙,決定推遲本來預定於二○○六年四至六月舉行憲法公投的原案。

 雖然目前通過歐盟憲法的國家已有奧、德、希臘、匈牙利、義大利及西班牙等九國,但丹麥可能於九月間以公投否決憲法。此因丹麥充斥著「疑歐論者」;曾經一度否決歐盟條約,至今尚拒絕參加歐元之金融整合。英國亦非歐元國家,而且疑歐論者聲勢浩大,難怪英國外長傑克‧史卓赫然於公投前一年推遲公民投票機會,顯然英國沒有通過憲法的強力信心。

 

步調過快 民眾不安
 實則近十餘年來之歐盟統一步調過分快速。馬斯垂克條約後,歐洲統派推出一波一波的統合法案,連貨幣也近乎統一了。其統一深化動作讓人民喘不過氣來、來不及深入了解。此外東擴的步調也太廣大;一九九五年由十二個會員國擴增為十五國,不及十年,又增加成廿五個會員國,如今又想接受土耳其之加盟。此一動作在法國成為反對憲法的藉口:法國人認為,土耳其係回教國家,民主化程度不及歐盟標準,而且太堅持回教中心主義。旅歐回族人士甚至為堅持女子綁頭巾而走上巴黎街頭。天主教徒為主的法國人,很難接受這些外來人口,因此他們投下反對票。

 此外新憲法的走向偏向自由經濟,許多人依此指責這是「盎格魯薩克遜」經濟方向在操盤,法國影響力量會因此趨於軟弱,主權會喪失,所以不能支持憲法。

 荷蘭人民的否決票主要在抗議政治領袖太過軟弱,任人牽著走,任由外來移民遷入,搶走國民工作機會。他們亦不滿歐元帶來的通貨膨脹;不滿德法兩國主導歐盟經濟及預算法規卻又不遵守這些法規;預算赤字過高,拖累荷蘭人。荷蘭反對者認為,歐盟之憲法統一將出現「小國寡民的悲哀」現象;大國從此掌握欺凌小國的利器。同時許多荷蘭人也反對土耳其之加盟。

 從這次歐盟統一路上之挫折看,統一是急不來的。歐洲人嚐到「吃緊弄破碗」的苦果,顯然中國人所謂的「欲速則不達」一語有其道理所在。法國與荷蘭人民之踩煞車,正是給歐洲人重新思考統一步調的機會。在此之前只有英國與丹麥比較常踩煞車,如今是司機先生自己都知道該踩煞車了。這是歐洲人的聰明與智慧的表現。如果要急速統一,那麼拿破崙與德國希特勒之武力統一速度最快,卻不持久。歐洲人已無意再用武力威逼四鄰參加統一,他們要的是以成熟的步伐,穩重地創造「近悅遠來」的統一氣勢,不擬以武力強逼鄰國參加「統一大業」。

 

中國應引以為鑑
 歐洲人的統一作風可當中國人的前車之鑑。中國人雖明白「欲速則不達」的智慧語言,卻仍動不動孤立台灣、高喊「反獨促統」。殊不知中國人的急躁作風只會氣走台灣人,傷害台灣人的自由民主的決心。假如中國真想統一台灣,那何不向歐洲看齊?多學學歐洲,溫和地尊重台灣的主權地位,然後平心靜氣地談統一。中國外交部長更應該向英國外長傑克‧史卓學習,學習英國人推遲統一的成熟施政作風。

 畢竟歐盟之統一仍在萌芽的起步階段。統一的步伐像五六月的歐洲青年一樣充滿猶疑與焦慮,弄不好會因此離別失散甚至死亡。謹此向中國建言,並寄望於掌權的中國諸公,請他們尊重台灣的自由民主與獨立。

 
(轉載自Taiwan News)
創作者介紹

Devil Red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