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社會科學的邏輯」之後續發展
  自從出版《論社會科學的邏輯》一書以來,哈伯瑪斯已經將書中很多重要的觀點予以擴展。哈伯瑪斯在許多領域中都有傑出的成就,但其學說的最大意義在於發展社會批判理論的基礎,這任務分為兩個面向:其一是批判從孔德以降的實證論社會學及解釋社會學;其二是給予社會批判理論一個基礎。哈伯瑪斯在建構批判理論基礎方面的努力,約略可分為兩期:七十年代是採取認識論的進路,發展出認識論的基礎,主要的作品是《知識與人類的興趣》。到了八十年代,哈伯瑪斯轉而由溝通行動的內在結構發展社會批判理論的基礎,主要的作品是《溝通行動理論》。

    《知識與人類的興趣》
  哈伯瑪斯所謂的「興趣」﹝interest﹞,是指人類的生活興趣能夠決定人在世界之中的取向﹝orientation﹞,且由於這種基本生活興趣能決定學術研究方向,而構成知識的一個先決條件,這稱之為「認知興趣」。認知興趣是勾聯知識和生活的一個重要環節。因為它一方面是從人類的生活衍生出來,另一方面它又決定了學術研究的方向及知識的性質。這個認知興趣對照於人類社會生活的基素:勞動、語言、權力,而有三種認知興趣──技術的、實踐的、解放的,並由這三種興趣又進而決定了實證的、詮釋的、批判的三種學科研究取向及知識性質。
  此一知識論架構主要是為能掌握不同類型的知識分際,因此不同類的知識有不同的知識判準,不能彼此強加其上;另外也說明社會科學的研究旨趣,在技術興趣之外,又指出了實踐興趣和解放興趣,因此社會科學不僅追求律則性的知識,而且是為帶來批判、啟蒙的力量。

    《溝通行動理論》
  哈伯瑪斯的知識論中,最關鍵的概念是「解放的興趣」,有了這種認知興趣,批判取向的知識才有根據,但此知識的基礎在知識論中只是被提出,而未被論證。
  所謂「解放興趣」在知識論中被界定為對於「自主」、「負責」的興趣,哈伯瑪斯認為從人類說話的行為中可推衍出這種興趣,證明解放的興趣係根植於人類溝通行動之中。因為溝通行動的目的是為了相互了解與達成共識,因此「溝通之參與者在履行、了解以及反應一切言說行動之際,必然已經預設了何種條件?」哈伯瑪斯認為任何溝通的言說行動都預設了四項有效性宣稱(validity claims):可理解性﹝comprehenibility claim﹞、真實性﹝truth claim﹞、正當性﹝rightness claim﹞、真誠性﹝truthfulness claim﹞。滿足這四個有效宣稱的溝通模式,稱之為「理想的言說情境」。因此我們可以說哈伯瑪斯為了證明「解放的興趣」的必然性與普遍性,由知識論的立場轉而探討人類的溝通行動,顯示人在相互溝通之際即已預示了一種自主、負責能夠實現的理想生活形式,所以解放的興趣根深蒂固地存在於溝通行動的結構之中,社會批判理論也因而有一個普遍的、穩固的基礎。

  進而言之,理論就作為一種解釋世界以及改造世界的實踐任務而言,所有的理論都應該是批判性的社會科學──所以是「批判的」,是因為它顯示並說明已存在的自我理解與社會生活方式之不適切處;「科學」是指它產生了反省性的自我知識,並建構評斷反省性知識所需要的知識論判準。能如此理解批判性的社會科學,那麼它就不只是一種與教育有關的知識,而且是專門為討論教育的科學,「教育」是指批判的過程本身就是個教育過程,其目在於使具備理性自主的個人與民主社會生活方式可以發展。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