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實證主義的批判

  實證主義認識論的奠基者孔德,從一開始就把認識論歸結為「關心科學的理論」,因此科學的問題就是方法論的問題。

  實證主義的浮面特徵或研究技巧雖不斷的精進,但一言以蔽之,實證主義就是以自然科學﹝尤其是物理學﹞為典範的一種方法論的主張。實證主義這個根本的信念,主要不是從自然現象與社會現象之間類同的考量得來,而是得之於他們對「科學方法」的信心──科學方法包含研究程序的邏輯、理論的結構與建構等。換言之,實證主義取向的社會學者,即是相信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具有相同的「邏輯結構」。

  所以,在哈伯瑪斯的「論社會科學的邏輯」一書中,當他分析、批判實證主義和反歷史主義觀點時,他指出這些理論未能解決科學的自我反思﹝self- reflection﹞的問題,因此實證主義的不足,來自其面地強調科學的「自我構成」,甚而以此強求社會科學也依據分析科學的模式。在實證主義者看來,如果自然科學是一種經驗分析的科學,那麼社會科學就是一種「規範和分析的科學」。

  這裏說明了實證主義的社會科學欲掌握社會現象中的規律性與齊一性,這原是社會科學應有的層面﹝不是唯一的﹞,但這種規律性並非社會行動中真正的、不變的關係,常常只是一種盲目的、受一特殊情境的意識型態與權力關係所凍結的關係,甚而淪為某一階級利用這種律則性的知識來操縱大眾、壓榨勞力以獲取利益,這絕對是反人文的,因此哈伯瑪斯認為社會應該有一更高的目標──解放的興趣──轉化人類行動中無意識、半意識的動力與後果,以擴展人類自主與理性的領域。


創作者介紹

Devil Red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