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社會科學的邏輯」的主要內容

  哈伯瑪斯既然認為「社會理論必然是批判理論」,那麼哈伯瑪斯馬上要面臨的是社會批判理論如何證成的問題。社會批判理論若要加以證成的話,必須有意識地在知識論的層次上作反省:反省批判性的知識如何成立?哈伯瑪斯有鑑於此,遂逐一檢視實證主義、現象學、語言分析和詮釋學,並積極地建立其知識論的學說,這即是「論社會科學的邏輯」的基本內容。

  此亦正如J.Bernstein在「超越客觀主義與相對主義」一書中,提出傳統西方哲學的發展,流於一種人文主義和科學主義對峙的局面。因此傳統哲學家多陷入一種「相對主義」和「客觀主義」兩個不同哲學基礎的衝突,但Bernstein提出這種對峙是一種謬誤,實質上二者是融合一致的──都是確定人類理性的本質和範圍,他在書中特別介紹了哈伯瑪斯的知識理論。他認為哈伯瑪斯並非反對科學,而是反對科學主義或科學帝國主義,反對科學成為唯一知識和唯一知識標準,強調要使社會科學獨立,不為自然科學的附庸,並要求有自主的社會科學方法論,因此哈伯馬斯不僅反對實證主義者片面地強調認識的「科學性」基礎,而忽視人的認識與科學以外的一切人類經驗活動和社會活動關係,而且也反對浸淫於「詮釋學的觀念論」﹝hermeneutic idealism﹞中,因此批判理論企圖將說明性﹝explanatory﹞和解釋性﹝interpretive﹞的途徑置於同屋簷下,即不僅要放棄實證主義,同時必須對解釋途徑的絕對化予以批判性的超越。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