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主體的人死了”?——後現代主義的三大批判
後現代主義向人的理性和主體性發出的詰難不僅深化了精神的自我反思,更是精神對社會現實的反思和拷問。然而,我們相信,人類的理性存在、意義追求和價值歸宿,同人的生活世界本身一樣,是不會消解的。
後現代主義的崛起是近二、三十年西方哲學中最重要的動向之一。它對啟蒙運動以來人類所走過的道路表示懷疑,認為科學技術發展造就的巨大物質財富和理性主義統治帶來的社會現代化,反而扼殺了人的自由精神和創造力。與啟蒙運動的對立也就是與現代主義的對立。如果說,現代主義最有代表性的口號是尼采說的“上帝死了”,那麼後現代主義最有代表性的口號就是傅珂說的“作為主體的人死了”。後現代主義認為,人在掙脫了神學桎梏、自立為主人之後,又落入出於人自身異化力量的理性極權的羅網。以對現代主義的批判、反叛為旗幟,後現代主義把由啟蒙運動推向歷史前臺的作為主體的人作為自己的批判重點。批判人也就是批判現代西方人的價值理念。這些價值理念歸結起來,就是啟蒙運動以來在西方哲學中佔據主導地位的三大主義:認識論中的表像主義,真理觀上的基礎主義,歷史觀上的普遍主義。
表像主義的本質是“認識論主義”。認識論的發展是啟蒙運動最大的成果,當人要做自然的主人時,哲學認識論的任務就是為全部自然科學提供合法性。笛卡爾、洛克、康得都提出過相關的論證,各種現代哲學思潮也都承襲了這種哲學認識論。以表像主義的觀點來看,外部世界的本質是能夠在人的心靈中得到反映和再現的,認識論中人的表像(representation)功能也就成了一切科學知識的根本。啟蒙運動在張揚科學和真理的同時,也用認識論的目的和方法覆蓋了人類的全部生活,要求人們用理性的、知識的、理論的眼光去看待一切,知、情、意三個領域萎縮成單一的認知領域,人們豐富多彩的情感、意志生活不見了,人性被扭曲了。後現代主義者們反對這種“認識論單邊主義”,要求恢復生活世界的本來面貌。正如海德格爾所說:包含著人的實踐、工作和生存活動的“此在”,是優先於知識和真理的。曼海姆強調指出,思想不過是社會存在的“函數”,是不同的社會存在決定著人們的不同認識。
基礎主義指的是將絕對化的真理作為人生的價值基礎,以追求永恆真理為最終理想。利奧塔說,後現代主義就是“對元敍事的不信任”。所謂元敍事,指的是啟蒙運動所奠定的關於“永恆真理”和“人類解放”的信念,認為表述永恆真理的話語在一切話語中佔有基礎的、優先的、統治的地位,並進一步以真理的獨尊地位要求思想的統一和認識的一致性。這些都被後現代主義視為真理的“霸權主義”而加以批判。後現代主義者們極力反對強勢真理對弱勢話語和非主流話語的壓迫,要求承認“差別”的地位,主張多元論。利奧塔批評“真理的白色恐怖”,羅蒂聲言“大寫的真理應該死亡,小寫的真理可以繼續存在”,傅珂則把真理等同於權力,認為人們表面上服從的是真理,實質上服從的是權力。他通過“考古學”和“系譜學”展示了人類的另一種歷史,即精神病史、監獄史、性史,他要讓這些被壓抑的聲音說話,其目的在於顛覆絕對真理和主流話語的“霸權”。
普遍主義指的是歷史觀上的趨同傾向和終極意義。在進化論的啟示下,將人類社會的發展看成線性的進步過程,而且通向的是一個共同的終極理想目標,這就是普遍主義在歷史觀上的體現。堅信全人類的解放,這個啟蒙運動以來的進化歷史觀也是得到馬克思主義的繼承和發揚的。但是在當代,有些人以全球化、現代化的名義把人類解放的理想解釋為,全世界所有的民族最終都會接受同樣的價值觀、信仰、目標和理想,甚至會接受同樣的制度、方法、途徑和實踐;而且,這種全人類趨向同一的道路,就是啟蒙運動以來西方人所走過的現代化之路,所以西方國家的社會發展模式具有普遍意義。顯然,普遍主義的要害是“西方中心主義”,它把一切非西方文明都視為“原始的”、“野蠻的”,要求它們接受西方文明的“啟蒙”。這種文化高壓政策遭到世界各民族的反抗,也使人們開始反思啟蒙運動和西方文明的局限性。後現代主義對普遍主義和西方中心論針鋒相對地提出了尖銳的批判。
後現代主義的上述批判是有積極意義的,它向人的理性和主體性發出的詰難不僅深化了精神的自我反思,更是精神對社會現實的反思和拷問。當我們回顧中國現代史時,也會驚奇地發現“三大主義”的影子:泛意識形態化、泛政治化所導致的社會生活的單面化,“一句頂一萬句”的口號對獨立思考精神的扼殺,哲學一科獨尊以至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文化學都成了“偽科學”,以及把全盤西化當成現代化的目標,等等。我們能夠感受到後現代主義批判的敏銳和痛切,然而,我們又只能在一定意義上肯定後現代主義的思考;對於他們的主張我們更多地是要發出質疑:關於人的神話終結之後,作為主體的人消解之後,沒有了權威,沒有了評價的尺度,哲學還能存在嗎?甚至,生活的意義還能存在嗎?無主體、無中心、無坐標系的結果,使後現代主義者的觀點甚至他們本人的存在都成了問題。這些虛無論、獨斷論也受到了來自西方思想家的批評。我們相信,人類的理性存在、意義追求和價值歸宿,同人的生活世界本身一樣,是不會消解的。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