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與愛情」座談會
時 間:2003年11月6日,12:30~14:30
地 點:社會科學院第一會議室
主談人:政治系 陳思賢 教授
與談人:社會系 孫中興 教授
社工系 馮 燕 主任
整 理:馮先祥

包宗和 院長:
今天這個題目可以說是很別緻,也很嚴肅。這次的目標,不只限制在學術的角度,也相當程度地在人生的生涯規劃,都可以針對這個題目來做一些深刻思考。我們非常地支持用「生命與愛情」當第三次論壇的主題。我們這一次也比較開放,不論是社會科學院的老師及同仁,或各位同學都非常地歡迎你們參與。
我們今天很地高興能夠請到這三位老師。主談人是政治學系的陳思賢老師。我想大家對陳老師應該是非常地熟悉。他教授西洋政治思想史,這門課的涉獵通常是很廣的。我們常講人生哲學,「生命與愛情」其實可以從人生哲學的角度提供我們一種另類的思維或方向。另外,與談人有兩位。第一位我想大家也是相當熟悉,他是社會系的孫中興老師。他本身就有開這方面的課。課程名稱是愛情社會學。這門課非常地叫座,修課的同學非常非常多。很可惜,社會科學院分散在兩個不同的校區。總區那邊的同學修孫老師的課很方便,政治系與經濟系的同學如果要修就稍微不方便一點。我們今天非常難得地請到孫老師來到這邊。從一個社會學的角度來看「生命與愛情」,也是蠻有意義的。另外一位,我們非常榮幸地請到社會工作學系的系主任,馮燕 馮主任。其實這個問題不是只牽涉哲學或社會學這兩個領域,我想,社會工作在這方面也有很好的專長。我們今天很榮幸,其實三位老師都蠻忙的,但是他們都很有熱誠。據我瞭解,當他們決定這個題目以後,他們彼此間有很多的互動,也有相當多的思考。今天他們三位很熱心地來到這邊提供他們的研究心得。我想,現在我們是不是就以掌聲來歡迎他們三位老師。

陳思賢 教授:
院長、孫老師、馮主任、社科院的同仁、還有各位同學,大家好。我想,「生命與愛情」這個題目,自從日本人蓋了這間會議室以後,大概還沒有在這裡討論過如此勁爆的話題。首先,我先講一下為什麼我會坐在這邊。在十月上旬的某一天晚上,大概10點鐘左右,我們系的高主任打電話給我。那時我正在書桌前面打瞌睡。他說有一場社會科學的論壇需要我來講,而事前不會有很大的負擔。內容大概是一些很重要,和每一個人都有關係,而且很有意義,很有啟發性的。題目他都幫我想好了,就是「生命與愛情」。當我還在猶豫要怎麼接話的時,他補充,「你不要擔心,我們另外找孫中興教授與馮燕主任一起來講。」我一聽到高主任這麼說馬上就答應。因為這系列的論壇是輪流的,這次剛好輪到政治系。其實大家都知道真正的大師是孫老師與馮主任。有他們兩位在,我就只需要當一位引言人。但是,若引言人只講兩分鐘,院長萬一說不算,要政治系重辦一次就不好了。所以我大概就講差不多10分鐘,再多大概也超過我的本事,我也沒辦法。很多同事對我開玩笑,戲稱我道長,例如華山道長、峨嵋道長等等。就我來看,生命與愛情可以分開看。生命的本質大概就是一齣悲劇,而愛情就是每一個人最終極的遺憾。你們看,對我來講10分鐘絕對不到,大概1分鐘就全部講完了。
這個學期在我上課時,發生了一件事情。這件事給了我一些啟發。上課的時候我跟他們講到一個故事,一個希臘的神話故事。在天庭裡面有一場婚宴,包括宙斯(Zeus)在內所有的神祇都在那邊。突然有一位沒被邀請的女神(Eris)跑去那裡找麻煩。他丟在那一顆金蘋果,上頭寫了「獻給最美麗的女人」幾個字。於是所有的女神都在那邊爭這顆蘋果。宙斯接到這個燙手山芋,不願意裁決這麼敏感的問題。因為,包括他老婆希拉(Hera)在內,現場有許多有權有勢的女神。其它還有智慧與戰爭女神雅典娜(Anthene)以及愛神(Aphrodite)。宙斯很聰明,是男人的表率,他不直接處理這個問題。他找大家公認的美男子,就是特洛伊的王子,Paris,要求他來裁決。Paris就是巴黎這個字。宙斯對Paris說,「你來,你來決定這個金蘋果要給誰。」結果,最有力量的三個女神(希拉、雅典娜、愛神)都用他們能掌握的東西來賄賂Paris。宙斯的太太,也就是天后;他掌握權力,答應給Paris無上的權力。雅典娜女神掌握了智慧與戰爭的勝利,則是答應給Paris無比的智慧。還有一個是最奇特的,就是愛神;他則是答應給Paris最美的女子當他妻子。這三位女神通通用他們自己能掌握的東西去賄賂Paris。那最後Paris把金蘋果給了誰呢?我們大家都知道,就是愛神。後來斯巴達的皇后海倫(Helen)就因此跟這位王子私奔了。斯巴達國王為了搶回皇后就攻打特洛伊。這就是特洛伊戰爭的原因。說完這個故事,我起先把男生抓起來問,「如果你是Paris的話,你要把金蘋果給誰?」後來我想想這不太對,我就要求男生女生都一樣要回答。這問題其實不只是Paris的問題,我覺得這是每一個人一輩子要面對的問題。權力、智慧、與愛情,這三樣東西,在面臨抉擇的時候你會怎麼選擇?結果出乎我意料之外。有不少同學都選擇愛情。那時候我就問大家,「各位,我們是政治系耶,我們要經世濟民啊。你們不覺得我們應該要爭取權力嗎?」結果他們給我的答案讓我有深深的感觸。他們意思是台大學生是象徵智慧的一個很重要的標示。他們認為權力可以靠他們自己得到,而智慧慢慢累積也有,只有愛情這個東西最難捉摸。所以需要靠愛神的幫助。這下我就沒話說了。可是到下一堂課,我就開始反擊了。我就提出兩個問題問他們。第一個問題。好,愛情這個東西,是人類自古以來最困難的主題。很神秘,很有挑戰性,所以它的果實才會特別甜蜜。那你如果靠愛神的幫忙,愛神之箭射到誰,那個人就乖乖跟你走,這樣是不是勝之不武?愛情的甜蜜就在於它的不可確定,在於它的挑戰性。如果你看上任何一個人,那個人就一定喜歡你,你就一定得到愛情。這就是勝之不武,就沒有意思了。這是第一個問題。我問的第二個問題是,好,假設愛神送你一枝愛神之箭。你現在有一枝箭,你要什麼時候用?你碰到那一個人的時後用?你只有一枝箭,只能用一次。你要什麼時候用?他們到現在還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我的一個感覺是,愛情對大家的意義好像非比尋常,而我認為愛情就像前面說的,只是生命最終極的一個遺憾而已。
這次的主題正好讓我好好思考一下。念政治學的,或者是像我學政治思想的人,我們最喜歡另外加一個主題進來,就是自由。生命、愛情、及自由。大家都知道有一句老生常談的話,「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我們一天到晚講自由,剛好今天我們講的卻是另外兩個。我臨時也不知道要怎麼把三者組織起來。我想,我就把剛剛的問題拋給這兩位專家。起先,我與孫老師通電話的時候,我對他說這次的主題是「生命與愛情」。孫老師回答,「那你講生命,我們講愛情。」現在我就照這個協議來講。生命,在今天的場合,我們要慎重其事。關於生命我只講一句話。當我們把生命奉獻給愛情的時候會怎麼樣?我原本的想法是一個人最好能看輕生命、看淡愛情。大概這是最好的一個策略。可是今天在這個場合我們要正面地看待這個問題。所以依照我這一派的說法,生命與愛情,我就用一句話,我們把生命奉獻給愛情。下面就交給孫老師與馮主任繼續。謝謝各位。

包宗和 院長:
謝謝陳老師。沒關係,如果大家覺得意猶未盡的話,等一下還可以請陳老師再多講一點關於生命的問題。我們現在就請孫中興老師發表一下他的看法。

孫中興 教授:
大家好。我有個地方跟人家很不一樣。我留鬍子。在法學院我算是最早留鬍子的。以前我留鬍子會被人家罵,「你乩童啊?為什麼留鬍子!?」我記得17年前我剛回來的時候。某天去教員休息室,有一位老教授就抱怨現在年輕的老師穿牛仔褲就來上課。聽到之後我就再也不去教員休息室了。我就不知道穿牛仔褲到底犯了什麼罪過?有穿總比沒穿好吧?現在的教授更不得了,連穿布鞋來上課了。這還比較嚴重。我很疑惑為什麼這樣。學生對我說,「老師,因為你是水瓶座B型,所以你是這樣的人。你們水瓶座都是這樣的。」光聽我在社會系開的課名就會覺得蠻乏味的,名稱有點像政治思想史,我教社會學理論以及知識社會學。剛回來教書的時候,我常覺得這些理論都不是學生的問題,好像都是學術研究的問題。我教的學生中只有少數人會對這些理論有興趣。有些學生都問我,「老師,學社會學有什麼用?」我一直在思考,怎麼讓我自己的生命有意義。我每天來上課,都不會覺得自己在辦一件事情,交差了事上完課,然後下課走人,怎麼樣讓我在上課時有點像我當初戀愛與約會那種快樂的心情?我現在就希望學生來上我的課有這種心情。後來機會終於來了。我事前當然也是準備了很多。有一回,學期開學前要提課表,我當時就大膽地提出愛情社會學這門課。讓我非常驚訝的是,居然沒有人給我任何反應!沒有人說,「不行!你怎麼可以開這個!?」也沒有人問,「你到底要教什麼?」沒有,都沒有。有些人只說,「你提愛情社會學!?」,然後就是呵呵呵地笑。他們的笑容比蒙娜莉莎的微笑還神秘,我都不知道什麼意思。走在路上,常常有人對我說,「哎,你現在開這門課實在太好了!我要是年輕20歲,我就能怎麼樣怎麼樣……」好像我開這門課就可以拯救他的人生一樣。其實這完全與我無關。
我很不喜歡,或者說,我沒有能力,在幾分鐘內講完我想講的東西。我是一個比較碎嘴的人。我希望有能像一千零一夜這種機會,能夠不斷地講;很可惜,結果並沒有。在今天這個場合,第一,我不知道會有這麼多人來。平常在這裡開院務會議,我每次都是少數坐在最後面的。我常看到開會時人都一個個地走掉。我本來預期今天應該也是如此,所以我就抱者比較輕鬆的態度。我想反正不會有人來聽。沒想到今天來了這麼多人。另外一個,我真的跟思賢一樣,其實對院裡的同仁有非常大的好奇心。平常我們接觸的多半是學生。我不好意思講資深,我比較認識的都是這幾位先生。以前我的研究室在研究大樓三樓,因此我和他們都非常熟。其它幾位先生我就不太熟。不過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來這裡參加這場座談會。可惜這個時間真的是很短暫。我是一個喜歡聊天的人,不管誰我都可以聊。但是今天不能這樣,這樣會講不完。我通常的作法是,請人家問我問題。因為我不可能完整地講,我擔心有遺漏的地方。為了鼓勵學生上課發問,我發明了一個制度,到現在為止運作還非常地順。這個制度就是要求同學在上課之前要問我三個書面問題。我們在台灣最不鼓勵學生的大概就是發問。如果要學生現場發問,他們可能會覺得現不好意思或是害羞,所以就不問了。如果要他們用書面問,他們比較敢問。到目前為止,我的很多課都採取同樣的方法。我常想,是不是該開一門「愛情社會學Q&A」專門回答同學們的問題?同學們好多好多問題。有些問題同學會覺得蠻幼稚的,我倒認為敢問就不幼稚。所以假如待會你想問問題,卻又有點不好意思問,你可以這樣說,「我兒子有一個問題……」或者「我的同學有一個問題……」我們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我一直認為,我和思賢有點不太一樣的地方。我也知道愛情是人生最大的遺憾,但是我們要怎麼彌補這個遺憾?我們要對這個遺憾做些什麼?過去我在課堂上設計了很多問題讓學生上當。我會這麼做的想法是,假如我們能夠在學習的階段把所有可能的錯誤都犯過,也許學期結束之後我們會變得比較好。我認為愛情與唸書有一樣的共同目的,就是變得更好的人。有些學生的父母會打電話來社會系問,「你們社會系出來能幹什麼?」只要我在系辦一定把話筒搶來,回答說,「這位家長,我們系能夠讓你的小孩在四年後變成一個更好的人!」然後家長就決定要他孩子轉系。我就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讓孩子變成更好的人才是教育的目的。愛情的目的也是一樣。為什麼那些家長想到的是如果不能讓他們的孩子賺更多的錢,他們小孩就會餓死?你們可以查一下,有幾個人在台灣餓死過?我非常注這件事情。我聽到現在只有一個人餓死,一位輔大的學生在一年多前餓死,大部分的人都不會餓死。說真的,大學裡學到的東西有什麼用?我自己捫心自問與也問學生同樣的問題,「你覺得你現在學的東西對你將來有任何用處嗎?」我想大概不會。那學這些東西幹嘛?我問學生,「為什麼來修社會學理論?」他們很無奈地說是因為必修的關係所以才來修。我也問學生,「為什麼來修愛情社會學?」修課的學生說希望能對人生的困惑有所解答。我想,這是我開這門課的原因,也是我繼續努力的動力。但是這門課開起來非常累,所以我每一年只能開一個學期。其實愛情社會學沒有想像中的熱門。我告訴各位一個我每年都被騙的故事。開學的第一堂課一定很多人來上課。今年最誇張,連走廊都站滿了,幾乎都走不進去了。我原本只讓70人選,但是今年只有1個人選上,所以有一堆人排隊要加選。上課的教室只能坐100人。我不能像台鐵一樣賣站票,問同學有沒有自願不坐位子的。這是很不人道的,對不對?我就讓社會系四年級的同學優先選,可能會延畢的也優先,三年級的也優先等等,我只能加簽到100個。我給了他們很多作業,從第一堂課到上個禮拜,除了三個書面問題外,還有三個小作業這樣。前幾天我拿到最後的選課單,全部選課的人數只有73人。換句話說,所以我加簽了約30位,另外卻有27退選。但是教室還是滿的。這是怎麼一回事?旁聽的人還是不少。很多人對我這個門課一直有一個期待;我卻覺得不是對我的期待,而是對這種學問的期待。我想,高朗主任一定對我有很多期待。以前高朗主任辦了一個暑期的營隊。他給我了一個題目去講,題目是民主與愛情。我還真的講完了。所以我很喜歡大家給我題目,因為有很多東西是我沒想過的。學生給我的題目有很多是我根本沒想過,因為那根本不是我的問題。有些同學對我的解答問題感到滿意,也有人不滿意。我非常地高興各位願意來這裡。但是,因為我們三個人要分配時間,時間顯然會很短。我只是在這裡先開一個場,簡單說明一下。你假如願意的話,歡迎你來旁聽愛情社會學,教室的位子好像還有,時間是禮拜三下午在社會系103教室。謝謝大家。

包宗和 院長:
謝謝孫老師。剛剛聽了孫老師講的話才知道,原來我們政治系的高主任這麼風趣!我原以為「生命與愛情」這個題目是我們主談人陳老師所想的,現在才知道原來是高主任擬的題目。我想,我們接下來是不是請馮主任就這個主題發表一下看法。謝謝。

馮 燕 主任:
院長、主談人、和我一起的與談人、各位親愛的朋友、以及老師同學們,大家好。我現在才發現,對愛情最有憧憬、最有想法的居然是高朗主任,他卻還把我們推到台上來講這個題目。剛進來時我還納悶,「怎麼會找我呢?」有人建議我應該帶一副鬍子,因為前兩位都是有鬍子的。但是社科院裡又找不到第三位有留鬍子的,所以就乾脆找一位女性。我們社科院的女性其實也蠻多的,因此就找一個當系主任的女生。一位當系主任的女性與兩位有鬍子的比起來稍微有點不同。
原本我們三個是這樣分配的:陳老師講生命,孫老師要講愛情,我來講這個「與」。要談這個「與」,其實真的不好談。我們因為有拿出席費相對也要有所貢獻。主談人與孫老師都認為應該把時間留給大家來問問題。我在大學裡教書其實也完全瞭解這個道理。能夠解答同學的問題,比起講出一大堆你自己的讀書心得,或者比起談你自己覺得你很寶貴的東西,來得有意義。所以我想今天的重點很可能是還是座談。剛剛陳老師的生命用了10分鐘,孫老師的愛情用了15分鐘,我想,我這個「與」就大約花12分鐘。
我在這邊稍微簡單說一下。當我自己接到這麼一個使命來談生命與愛情時,老實說,我是非常高興的,因為多年來我都沒有機會浪漫過。基本上,我自認為自己是一個蠻浪漫的人。可是我多年來所面對的都是像家庭暴力、兒童人權受損、戶口市場紊亂等等。天啊,這個社會怎麼這麼亂!福利制度怎麼這麼差!現在還得面對一個新學系怎麼發展的問題。其實,這些問題都非常地傷腦筋,也蠻枯燥的。我出去演講最喜歡關於親子教育的題目。我很喜歡跟做家長的人分享我一些的讀書心得、我自己當媽媽的生命歷程、以及一些我覺得很寶貴的心得。因為我覺得我自己帶孩子帶得不錯,而且我也覺得我讀的書都有用。雖然「盡信書不如無書」,但在我的生命經驗中,我認為我學的東西全部都是有用的。我覺得書上的知識都可以在生活中、在生命中、或者在我需要做的事情裡頭實踐。因此,我最喜歡的演講方式是跟家長或社區媽媽討論一些事情或者做一些互動。在座各位有一半應該是有父母經驗的,而另一半是沒有父母經驗的。Anyway,我這邊有兩件事情向各位報告。第一件。前面兩位老師都提到,也似乎都同意愛情是人生終極的遺憾。我完全不同意這個觀點。愛情是人生最美好的一件事情。在某些非正式的演講場合,我常常都會跟我的朋友們或是聽眾分享我人生中最寶貴的兩個經驗;到目前為止最有意義、收穫最多、成長最多的兩個經驗:一個就是結婚,另一個就是生小孩。兩件事都靠用愛情支撐的。因此我認為愛情是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我第一個想要拋的問題是,各位想想看你怎麼樣看待愛情?你覺得愛情在你的生命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是一個目的嗎?有些人一輩子就想追尋愛情,他覺得這是一個目的,他要達成這個目的。他要一個愛情,要有一個可歌可泣的愛情,要一個纏綿悱惻的愛情,要一份利他利己的愛情。還是你認為愛情在你的生命中只是一種手段?因為有一份愛情你可以有一段好的婚姻,有一個好的家庭,有一段好的回憶,有一個很豐富的寫書題材等等。還是你把愛情當作生命中的養份?有些人把愛情當作生命中的重要養份。有些人想藉愛情讓自己更美麗或是更怎麼樣,因此愛情是美容用的養份。你是否認為生命中的愛情是一種可有可無的養份,當你需要才去吸收呢?還是,你把愛情當作生命中的一部份。你是不是有這樣的認知:每一個人在他的人生的過程中,或早或晚、或多或少、自願的或被迫的、覺知的或不覺知的、明意識中或潛意識中,都一定會有這麼一段愛情?這是第一個。我們要談這個「與」,所以我們可以想想看生命「與」愛情之間的關係。我們是如何定位生命與愛情的關係,愛情在生命中在怎麼樣的位置?
第二件事想跟大家分享的跟這個話題也是有一點關係的。我曾經開過一門婚姻與家庭的通識課程。我非常喜歡這個課,後來實在種種原因後來沒有教了。我認為蠻遺憾的。這門課跟我社會工作的主題例如兒童、家庭、婦女等很接近。因為這門課是院裡的通識課,所以來修課的都是非社科院的學生。修課的人很多,我因此訂了優先順序。第一優先的是男女朋友一起來修。這個有用嘛,實戰經驗對不對?而且他們還有心得可以跟我們同學一起分享。第二優先是年級,研究生優先於大四,大四優先於大三。因為我覺得大的比小的需要。我希望修課的都是比較成熟一點的,他們在人生上可能會面臨婚姻或家庭的問題。然後第三個優先是對婚姻與家庭有過傷害經驗的。後來我改變了優先順序,把生命中有過傷害經驗的孩子當作第一優先。我發現,有些學生對於婚姻與家庭存在很多害怕與疑懼。有的是父母那邊的影響;有的是受小說的影響,特別是言情小說。自從開了這個課以後我開始看言情小說,因為我發現,既使是台大學生,他們的愛情觀,以及兩性交往的知識居然有很多是來自坊間的言情小說。他們從什麼時候開始看言情小說呢?很多人從小學就開始看,最小的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小學!這麼厚一本,全部都是字,沒有圖畫。只有女生嗎?不是!男生也一樣看。我感覺,既使我們台大的同學這麼聰明又這麼優秀,但是對於家庭,生命,以及愛情其實是有很多問號的;而且知識來源也不是那麼豐富。我想說的是,如果在你年輕的生命中,或者是年紀和我們一樣,對於生命與愛情或婚姻與家庭有過相同體驗的話,其實今天在台灣有很多資源可以提供幫忙的。這是我第二個想拋出來的。
另外,如果今天大家是因為好奇來看一看,我們很歡迎。如果今天來是因為有一些很深刻的問題,但是這個問題不太適合在這邊解答,或者是有傷痛的經驗需要幫忙的話,各位上網可以看到我的E-Mail Address,可以寄信給我,也可以打電話給我,我很願意提供同學或者是各位同仁朋友們相關的資源。我的時間大概用到這邊,謝謝。

包宗和 院長:
非常謝謝馮主任。馮主任是有執照的社會工作師,非常專業的,如果私下有問題的話,還可以再向主任請教。剛剛三位老師就從不同的面向起了一個開頭,待會我們如果有好的問題可以提出來討論。接下來的工作應該是,怎麼樣把三位學養非常深厚的老師肚子裡的寶藏挖出來。照理說,我這個主席應該少講話。然而今天的時間好像還蠻夠的,前面老師又講得比較精簡;我是不是先拋一個磚,提出一些問題,一方面請教三位老師,一方面大家有可以接下去。
剛才陳老師一開始就一個非常震撼性的結論,「愛情是生命終極的遺憾」。馮主任卻不贊成這個觀點。我對這個想法也打一個蠻大的問號。我認為,生命的內容是很多面的。生命當中不只愛情,它的範圍是非常廣的。「愛情是生命終極的遺憾」意味者,在人的生命當中,愛情的回憶會有遺憾之感。假如我們把愛情與婚姻看做一體兩面的事,那婚姻的本質就是蠻遺憾的。因為與自己結婚並不是真正的愛人。如果這樣的推論是完全的錯誤,那是不是請陳老師或其它兩位老師給我一些想法?如果是的話,那是否表示,我愛過去的愛人比現在的愛得更深?還是說,生命當中如果沒有愛情就缺乏一些色彩?不管這個愛情是否充滿甜蜜或是有遺憾與苦澀。反過來說,不論結果如何,如果愛情沒有生命的付出,就缺乏了某一種意義?我想,這邊就把瓊瑤的小說丟出來。瓊瑤小說裡頭的每一個主角都是用他的生命在愛。如果像瓊瑤那樣用生命去吶喊嘶喊,那種愛情是很不平靜的。大學的男女朋友愛成那樣,功課和其它事業規劃怎麼辦?當愛情在你的生命當中變得不是很平均而充滿波折時,愛情變成一種恐懼。這是真愛嗎?男女雙方如果要這樣地折磨對方,算是一個真的愛情嗎?我還有一個問題,問學生也好,問在場各位也好。在愛情與事業的前途之間,你要選哪一個?尤其是女孩子碰到這種情況可能會更多,在談戀愛的時候你深愛某個男孩子,但看起來你要跟他奮鬥20年,最後是不是有一個成果還不敢確定。另外一個男孩子可能條件非常好,嫁給他的話可能很快地可以享受很多很多,但是你可能不是那麼深愛他。反過來男孩子對女孩子也有這種情況。就這一點來看,愛情與事業來講之間是一個什麼樣的選擇?這跟生命的意義又有什麼樣的詮釋?
我先把問題丟出來。我已經講太多了,所以我現在就不再多講。看看大家有什麼意見,三位老師要先做回應也可以。我們今天的座談是雙向互動。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什麼問題要提出來?

陳思賢 教授:
院長,我不是回應。我想,今天的主講人應該是院長,您講的比我們任何一個還要貼近主題。我以前都是聽院長講國際關係方面的問題,這是我第一次聽院長關於這個主題講那麼長的時間。所以,我們由此發現院長的生命裡頭更豐富的面向。我沒有任何問題。

孫中興 教授:
我可以先談一下這些問題。我覺得,只要每次一跟人談愛情方面的問題,就很容易發現他的另一個面向,像我就從來不知道院長是這樣的人。不過這樣其實非常好,因為問到問題的核心。我稍微提一下。首先,我們在談愛情的問題。假如要閒聊的話當然很容易,但是那沒什麼意義。我開愛情社會學就是希望能突破閒聊方式以解決類似剛剛院長提的幾個問題。有一個重點應該先記住,那就是沒有一個法則能適用所有的人。所以我常常說我的一般性回答不見得適合你,而你的特殊問題不見得適合在別人身上。
我稍微區分一下院長的問題。院長的第一個問題是婚姻與戀愛的問題。我一直沒有把婚姻的問題特別擺在我的課裡頭講。為什麼?首先,因為已經有愛情、婚姻、與家庭這種相關的課。其次,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是,婚姻與愛情有什麼關係?有一次我的表姊對我說,「中興,結婚和愛情沒關係!」也有一句話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不一定是正確的話,就像數字會說話,但數字也會撒謊。道理是一樣的,各位不要認為某人曾經說過什麼就是真理。我的解答是,戀愛與婚姻是不同level的問題。我最喜歡舉電玩的例子。各位有沒有玩過電玩?你在旁邊看人家玩。你可能會覺得很容易,只要按幾個鍵就好。當輪到你自己玩的時候,可能第一關很容易,但是後面的關卡可能就比較難了。婚姻是level 2,有些規則一樣,不過複雜度增加了。我想,結過婚的都知道,談戀愛的時候每天見面的時間大概都很短,你不必每天從早上起床到晚上都面對同一個人。談戀愛沒有那麼多問題,但是婚姻有。所以婚姻複雜的地方就在這裡。問題不一樣,複雜度也不一樣。還有,談戀愛沒有人教,婚姻也沒有人教。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沒有人教過我們。數學可以補習,而婚姻是沒有補習的。大家都假定你結了婚就會自然學會,所以沒有人教。所以造成很大的困擾。不像以前有一套非常明確的標準,現在的標準非常的混亂。你採取的標準和對方的標準可能是不一樣的。我這一代應該算是新人類的前一代,舊人類的最後一代。我父母輩的做法為什麼到了我這一代就不行了呢?因為我不是我爸,時代已經不同了,就是這麼簡單。現在的年輕人更複雜,他們可以選擇的實在太多。因為問題越來越複雜,所以就沒有一個共通的辦法可以解決。戀愛和婚姻的會是一個長久的問題,但是有些基本的要素是一樣的。有個心理學家講得很簡單,愛情有幾個因素。這幾個因素不包含責任,也不包含獨佔。第一個因素是親密關係,第二個是激情。有些夫妻會分房睡。不要說分房睡,大部分的夫妻過一段時間以後都知道,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最不可能發生事情,如果是年輕人還得了。對於多年的夫妻來說睡覺就是睡覺,一點色情都沒有。簡單地講,愛情與婚姻會有這個問題。現在離婚率很高,每三對夫妻中就有一對離婚。所以,如果用戀愛的期待進入婚姻,不願意面對或超越更多的困難,這場婚姻注定是失敗的。
院長的第二個問題是關於生命與愛情的雙向關係,特別是戀愛與工作該怎麼平衡。我記得我念大學的時候最沒有問題的就是功課。我都已經考上台大了,還有什麼可以難倒我?就看我要不要念而已。對不起,我比較自傲一點。我覺得只要我念我就會。功課有「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定律,只要好好念一定會突破,對不對?你只要去念就會過。至於談戀愛,你可能一次也過不了。所謂終生的遺憾不是說你一定找不到愛情。我和院長的想法不太一樣,結婚的對象大概都不是你自己最愛的人。根據我的研究,初戀的對象大概都是讓自己實習的對象。那不是什麼壞事。因為我沒有學過,所以就一邊摸索一邊學。第一次大家都學不好。就像我考駕照第一次也考不過,道理都懂,但地上的線在那裡我就不知道。我認為我自己可以把車停在規定的線格裡,但就是停不到。這兩者道理是一樣的。功課,有多少同學是為了功課自殺的?最近幾個學生自殺,不論那一個學校,幾乎都是因為感情問題。功課的問題可以處理,搞不好跟老師跪下來也會過。然而,如果愛情跪下來能解決就簡單多了。講一句也許會讓我被解聘的話。我對上我課的同學說,有一個理由可以免費給他們分數,只要他們說,「老師,我失戀了,我沒辦法交作業。」我就會先給他們60分讓他們過,然後在學期結束前把作業交給我。我覺得,大學生包括我太太的很多學生最難的就是感情這一關。在過不了的情況中,有些在我們眼裡很容易,連輔導老師都不需要,有些真的是蠻複雜的。尤其現在有憂鬱症的學生很多,加上媒體的報導,好像出了什麼事情都指向憂鬱症。學生就會緊張他自己會不會也走向那一條路。其實沒有那麼恐慌。所以我想,功課的問題不是最難的,因為要讀書任何時候都可以。我有一個同行,他本來沒有打算念社會學,當完兵後覺得自己這樣下去不行就轉念社會學。現在他在同行之間也算很優秀。所以,功課在人生晚一點的時候還可以念。談戀愛從來不會這樣,可能晚一點也沒有用。我建議大家,尤其是大學生,早一點談戀愛,早一點被拒絕。有那個勇氣是很重要的。最近有報導清大的「校園倒追日」,有位記者打電話找我沒找到。結果那記者問修過愛情社會學的助教,「孫老師為什麼支持『校園倒追日』?難道他相信倒追一定成功嗎?」我那時應該非常聰明地回答,「孫老師不相信一定會成功,他們姓孫的(孫中山)都不相信第一次會成功,孫老師至少要讓同學有不怕失敗的勇氣。」這一點是我真的希望同學有的。沒有的話,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教。
另外,顯然院長看了非常多瓊瑤的小說。我通常誤認為男生看金庸,女生看瓊瑤。不管是金庸還是瓊瑤對於愛情的描述都是非常地亂,非常地爛。我昨天上課還不小心念錯被學生笑。我說,「楊過強暴了誰誰誰……」學生對我說,「老師,是楊逍不是楊過。」學生問我,「強暴難道就是表示他愛你嗎?」我回答,「他愛你有很多方式,強暴絕對不是方式之一。」強暴絕對不是只有現在的言情小說有,我一路追溯到古代的《牡丹亭》。我的講義放在網路上,你們可以上網看關於《牡丹亭》的部份,裡面有原文的摘錄。那就是一個是關於強暴的迷思。知道《牡丹亭》故事的人都對我說,「不是啊,那是很美的愛情故事。」我回答他們,「你仔細去看,那就是一個強暴的迷思。」為什麼後來變成一個非常美的愛情故事?還是中國四大愛情故事之一?我看了都嚇到不行,你們可以自己去看看。我真的看了非常多年輕人的生命與愛情。對學生來講,生命的意義真的不是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是增進自己的生活。已經考上大學了,而且是台大,生命的意義還有什麼?一個是就業,另一個就是院長講的。我覺得大學不是職業教育的場所。如果大學只是為了國家考試,那真的是一種恥辱,和高點那種補習班沒什麼兩樣。從歐洲的中古世紀以來,大學就是要訓練一群無所事事的人,一群會思考的人,一群對抗政府的人。這是大學的目的。大學不是訓練順民,也不是公務員養成所。也許因為有這樣的觀念,所以會有很多人想念能賺錢的熱門科系。有人餓死嗎?賺錢要賺到什麼地步?很多人賺錢賺到過勞。真正來講,愛情和事業之間,事業只要有找一定會找得到。我說得稍微極端一點。如果你真的要賺錢,撇開道德問題,不管男女,你可以下海陪酒。至於愛情,你下海陪酒就會有嗎?我舉這個極端的例子只是要告訴你賺錢不是難事。大學生不應該考慮職業的問題,反而應該想辦法成為一位更好的人。只要成為一位更好的人,找什麼職業都很容易。我的看法和其它大專教授有點不一樣。我認為唸書可以早,可以晚,什麼年紀都可以念。談戀愛最好是大學,因為大學時代是最黃金的歲月。過了大學就很難談戀愛。你可以下定決心結婚,但不會談戀愛。這是人生很可惜的地方。所以我並不認為,對學生來講,愛情與事業之間有抉擇的問題。在這個時代,要選事業對我們台大學生或其它任何學生來講太容易了。愛情還是蠻重要的一項功課。因為找到愛情以後你其它地方通常會比較順利。如果找不到愛情,既使其它地方順利,你也會覺得生命有一個缺口。
最後強調一點,關於陳老師所說的「終極的遺憾」,那「遺憾」不是不好的意思。大家常常會有一點誤解,認為和最愛的人結婚才是不遺憾,才是成功。或者,一定要表白然後對方接受才算是成功。我的觀念不是這樣。我認為,只要我們真心地付出,沒有傷害任何人;真心地表達我們的情意,對方萬一不接受就回家抱者枕頭哭;這就是成功。假如成功是非得和愛人在一起不可,那是非常可怕的。

包宗和 院長:
謝謝兩位老師。大家不要客氣,有問題可以盡量提出來。

孫中興 教授:
如果沒問題的話,我再補充幾句,好不好?馮主任非常不贊同「終極的遺憾」那個想法。他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我看他從談戀愛到現在,他是一位很好的情人,也是一位很好的太太。如果每一個家庭都像馮主任家一樣,我們社工系其實就可以關門了。因為沒有案主了!

包宗和 院長:
謝謝孫老師的補充。大家不用客氣,有問題可以提出來。我想這個題目應該很有趣,大家真的不需要客氣。

高 朗 主任:
思賢,您可不可以詮釋一下您所形容的那句話,「愛情是生命終極的遺憾」?

陳思賢 教授:
我這個是很特別的立場,這叫華山派的立場。生命、愛情、自由,我對其中三分之二沒有太大的興趣。所以我想我最後在補充好了。

包宗和 院長:
我今天蠻驚訝。大家怎麼會沒有問題?應該有很多問題才對。既然這樣,我再提一個問題,這問題也是剛剛沒有三位老師回答的。愛情是不是一定要那麼地苦澀,那麼地激情,才算是真愛?真正的愛情是不是一定要這麼苦澀?這麼苦澀是不是一種真愛?

馮 燕 主任:
我覺得院長真的是很用心。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是或不是愛情是不是一定都這麼苦澀?一定要吶喊?一定要這麼波濤洶湧?是不是瓊瑤那種方式才算愛情?我在想,其實都是。我的愛情其實也不見得那麼平順,也有波濤洶湧的時候。
我想,在這樣的場合大家也蠻難問問題的。因為生命也許還可以說一點大話,愛情就比較難。我之前和我同事討論要怎麼講愛情的時候,同事還警告我要小心一點。因為愛情會洩漏很多事情,包括你的隱私,你的家人等。不過,我想回應一下院長的問題。其實我們可以從院長的言談間發現院長的愛情、婚姻、與家庭的型態。院長很懂得珍惜,也懂得欣賞,還會互相包容。這一點是很重要的。每一個人其實都希望能夠這樣。
這樣好了,我們換一個角度。有問題的趕快問,幫忙撐一些時間。我很快地講一下。為什麼有一些愛情很苦澀?很波濤洶湧?很不平靜?帶來很多的折磨?我想說兩點。第一點。我和我快十七歲的兒子分享心得的時候,他問了一個很棒的問題,「媽,愛情最棒的是什麼?」我回答他愛情最棒的是可以找一個相知相惜的伴侶。後來想了一下,我認為愛情最棒的地方其實應該是剛開始那一段很subtle的時候。你根本不知道對方愛不愛你,也不知道你要不要愛他。要不要等他?要不要倒追?就是那種捉摸不定,互相猜疑的心思。然後對方又還沒有拒絕,自己在那邊想來想去。或者,對方給你一個什麼眼神。大家一起修課,他多看了你兩眼。他離開教室的時候步伐得比較慢,好像在等我。糟糕,我今天和同學約吃飯,我下次一定不要再約,看看他會不會過來。我覺得,像這樣子的過程是最美麗的一段時間,因為充滿不確定性。我想說的是,問題就在我們自己身上。這是第一個觀點。第二個觀點是,愛情怎麼發展和人的成熟度是有關的。越是見多識廣,越是有包容度,越是有自信,能夠原諒自己也能原諒別人;這種人的愛情必較不那麼苦澀。講白一點,因為這種人比較會想。其實,愛情很多時候就是一念之間。對方的反應與表現、雙方的相處情況、誰對得起誰、誰對不起誰、甚至愛情的深度與廣度等等,真的都是一念之間,完全看你怎麼想。我並不鼓勵naïve,最後演變成自己騙自己。我看到一些悲劇是由於自己騙自己騙得太過了。當每一個人都認為那一個傢伙實在不好時,不能老幫自己找各種理由原諒對方。如果你倒楣遇人不淑,有一個機會可以離開時,卻又看不見、想不開。這情況就跟吸毒很像。我們都知道戒毒有多麼困難。一段苦澀的愛情就很像吸毒。直接一點講,愛情是不是一定要苦澀?愛情絕對不需要苦澀。如果苦澀,一定是非常地人為,而且是非常地不健康。可不可以避免?我自己的看法是可以。用什麼力量避免?自己的力量有時候非常有限。我們人其實是很無力的。尤其在情緒引爆的時候光靠自己真的是有一點困難。有沒有人可以依靠?有的!專業人員和身邊的人。愛情不是生命的全部。生命多麼美好,多麼豐富。愛情頂多是其中的一部份。當你在愛情中受苦的時候,你要看看生命中其它的部份。生命有很多面,再悲慘的生命也會有一朵小花。如果你身邊有朋友陷在苦澀的漩渦裡頭時,身為一位好朋友其實可以幫一點忙。勸勸他,陪伴他,讓他不至於陷在漩渦當中。有時候,輕輕地拉他一把,說不定可以挽救一個苦澀的生命。

高 朗 主任:
我這邊問一個超時空的問題。這題目是由後面的一位高人所指點。生命與愛情好像不是當代才有的問題,好像已經很久很久了。人類有時候靠權力去追求長生不老,追求生命的永恆;有時也會靠權力追求愛情,去搶別人的太太或公主。看起來,愛情與生命好像都是在追求一個永恆。一個人沒有愛情似乎也可以活得下去。就進化的觀點看,不需要的特性會被慢慢淘汰。愛情在人類社會經過那麼久的時間依然存在,而且還是人類有別於動物的特性之一。我的第一個問題是,人為什麼要有愛情?第二個,愛情有進化嗎?現代人的愛情與500年或1000年前有什麼不一樣?

陳思賢 老師:
因為等一下孫老師要幫我做總結,所以我先講。院長從頭坐到尾,高主任也親自來,我看我沒辦法再混不下去了。我乾脆勇敢地面對這個問題。剛剛高主任最後一個問題很有意思。愛情有沒有進化?院長和高主任的問題其實是連結在一起的。愛情與生命這個題目只有一個重心,是愛情,生命中的愛情。剛開始我和馮主任講的東西似乎不太一樣,但後來聽馮主任講愛情不是生命中的全部。這個地方我就認為我們的觀點趨近了。我在這邊就馮主任的觀點做一些補充。我剛剛突然想到一個海綿的比喻。有時候我會自己洗車。洗車的時候,海綿沾一點水後再沾一點清潔劑,這個清潔效果是非常好的。如果海綿太乾又沾太多的清潔劑,反而會有點問題。我們人其實就是一塊海綿,生命的其它部份就是水,而清潔劑就是愛情。如果有水再加上一點點清潔劑,就可以發揮得很好。如果沒有清潔劑,只用清水還是可以洗車。這比喻同時也能回答高主任的問題。如果沒有愛情,生命仍算是自我完備的。如果愛情來了,誰能拒絕?我們等於是一塊沾濕的海綿,已經擁有自給自足的生命。以海綿這個比喻看,我們也許可以有另一種方式面對愛情。有時候我會聽到學生或朋友說他們的愛情很短暫。其實我很同意這一點,真正的愛情可能只有幾小時或者是幾天。商學裡頭有一個很重要的理論認為產品有其週期。產品剛推出時有一個發展期,一旦接受市場就會快速成長。就像剛剛馮主任講最美好的那一段,當雙方發現情投意合的一剎那就是宣告愛情的成立,再下來可能就是宣告結束。所以,真正的愛情其實很短就結束了,就像產品過成熟期以後就會衰退。就我們華山派的觀點來看,永恆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又突然想到另一種比喻。有一種彈鋼琴的方法是觸鍵非常地快,這樣地演奏有另一種風格。我們與愛情的關係其實也是如此。在那個瞬間就結束了。有些人的曲子是兩個音符就結束了。最好的情況是,可以把很多瞬起瞬滅的愛情音符譜成一個樂章。我一直以來的立場是認為愛情相當得短暫,真正的愛情很短,瞬間就結束。處於音符與音符之間怎麼辦?就自己照顧自己。我覺得,一個人要自我聚集,也就是你的生命中要有一些水份。有愛情的時候,你就去面對它,去接觸它,去珍惜它。我還是堅持愛情是瞬間就結束的,終究是我們每一個人生命中的遺憾。這事實上也沒什麼,生命的本質也許只是一個悲劇。我最欣賞《莊子》裡的一句話,「不知周之夢為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如果我們對生命的本質有一個體認的話,也會影響我們對愛情的看法。

孫中興 教授:
這些問題我被問過不止一次,所以我有很多想法。最常被問到的事關於永恆的問題,所以我講一下好了。我的看法和他們兩位都不同。我認為,人類談永恆就像螞蟻談宇宙一樣。最現實的說法就是,只要你記得就算是永恆了。只要經歷過,然後你記得,這就是永恆。也許你最後老年癡呆,把事情都忘了。也許你沒有忘,當你看到一朵花的時候你會微笑,因為你第一次送他的花就是這一種。永恆不必講到太誇大的地步。永恆可以很主觀,不管你失去什麼樣的愛情,總是有一段你會記得。敝人在社科院學院就有很多傷心地。年輕的時候比較不能面對,年紀大一點以後比較能面對。不管對方有沒有忘記,我都沒有忘記,都銘刻在我心理,這就是永恆。我覺得有太多的人用功利的角度看,認為要結婚,然後白頭偕老才叫永恆。我這邊有一個開玩笑的想法。大家要結婚追求永恆只有一個辦法,男生一定要娶比自己大六歲的女生。因為,我們的平均壽命,男生大概是72歲,女生大概是78歲,差6歲。現在男生都娶比自己小N歲的女生,那女生平均的守寡年齡就是6+N。如果男生比女生大3歲,那女生大概平均守寡9年。我們社會學不相信個人。我們認為如果可以用社會制度解決就用社會制度解決,因為很多問題是社會造成的。由於瓊瑤的愛情小說是典範,所以就有人會認為愛情應該是苦澀的。這是非常錯誤的思考。就像我一開始講的,沒錯,確實有人說過什麼,但你為什麼要相信?瓊瑤認為愛情是苦澀的,你為什麼要相信?瓊瑤對愛情的描述只是一種假說。我們相信這些都是社會因素所造成的。唐朝與清朝的人不會相信瓊瑤這一套,這就是文化與時代的差異。所以愛情是受歷史與文化時空的建構。不只如此,甚至同一世代的人可能也會有相當不同的想法。我今年在世新大學也有開愛情社會學。同樣一個問題,世新與台大就有完全不同的想法。世新的學生問我,「老師,難道現在大學裡頭還有處女嗎?」我做了一個調查,「認為大學裡沒有處女的請舉手。」結果舉手的很多。「自己不是處女的請舉手。」結果沒有人舉手。也許這個問題太敏感了,我就換一個問法,「認識不是處女的請舉手。」結果也沒幾個人舉手。台大的學生剛好問得相反,「老師,難道大學裡面已經沒有處女了嗎?」我於是就做了類似的調查,「認為大學裡面還有處女的請舉手。」結果很多人舉手。「自己還是處女的請舉手。如果認為這問題太敏感,可以不要舉手。」結果舉手的人也很多。「認識的朋友裡面有處女的請舉手。」結果舉手的一樣很多。你們看,同樣是E世代確有不同的想法。那為什麼會有所謂的E世代愛情觀?沒有啊,那只是我們的幻想,是報紙媒體渲染造成的。我們務實一點來看出了什麼問題。愛情非得苦澀才夠偉大,才夠轟轟烈烈嗎?其實真的不是。還有,愛情有其幽暗面。最簡單的說法,當你談戀愛談得很不快樂的時候就是出問題了。我並不同意馮主任說愛情最美一段在剛開始的階段。很多人點頭同意馮主任的觀點。確實,那是愛情的其中一面。可是,愛情有不同的階段,Level 1以後還有Level 2。我一直對學生以及對生命有一個期待,當書念越多,遇到問題時,越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我們在大學裡面,就是要教學生碰到問題的時候要怎麼解決,譬如談戀愛失敗要怎麼解決。這才是大學教育的目的。
另外一點是常常被忽略的,有人愛到最後把對方給殺了,有人愛得離不開對方。心理學上的名詞叫戀愛依持症。明明其它人都認為,「那種愛人為什麼不離開他?」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王寶釧苦守寒窯18年。幹麻守者這個爛男人呢?戀愛依持症就是一個人有時候會莫名其妙地守者一個傳統或貞潔。這些都是這個社會所建構的價值觀。你為什麼不考慮自己在這段愛情裡頭快不快樂?幸不幸福?這點是回歸基本面。我覺得,談戀愛最快樂的狀況是像喜憨兒一樣,而失戀就像哲學家一樣。有很多人誤解愛情的苦澀。有一句話,「愛是恆久的忍耐」。他打了你以後發誓不再打你,然後你忍耐。下次再打你,再發誓,你再忍耐。這不對嘛!因為發誓很容易。瓊瑤小說裡頭的愛情打來打去,這些都是非常錯誤的觀念。這東西有很嚴重的後果。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這是最近我從研究生那聽來的。我非常訝異。我們都知道一直到結婚以前,愛情都不會涉入金錢。平常我們借錢,借數幾千已經不得了,對不對?他借10萬。為什麼?她要幫他男朋友還債,還是一位有婦之夫的男朋友。這就是想不通,對不對?「我愛他,所以要替他解決問題。」我聽了都快氣炸了。不知道在那裡學來的想法,絕對不是孫老師教。
言情小說裡頭確實有相當多很嚴重的問題。強暴迷思是其中一個,最嚴重的地方就在於,主角認為他愛你但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就先強暴你。幾年前,有一位男同學跑來問我一個令人訝異的問題,「老師,我今天要和一位很我喜歡的女孩子約會。」「那恭喜你啊。」「老師,我是不是該先自慰?」「啊,為什麼約會前要自慰?」「老師,我們都有雄性暴力,我們不是發洩了以後在幾個鐘頭內不會恢復嗎?」「老師,你有沒有看過哈拉瑪莉?」我當時沒有看過,後來找來看。那部電影真的是一部鬧劇,但是有人把他當真。這學生不是傻瓜,以致於他真的很怕他自己隨時會發作。其實,他是想太多,過度緊張。後來,我和他談了一下,我建議他,「這和是否自慰應該沒有關係,為了避免你自己發作。第一個,早點送對方回家。第二個,不要到太暗的地方。」
還有另一位女同學問的問題就更奇怪了,「老師,我的男朋友說要是我不跟他嘿咻嘿咻就表示我不愛他。」那個女同學的想法也很妙,「我從小就幻想那個要那天做。所以他愛我,他就要尊重我,就不要做。」然後,他們兩個就因此吵了起來而分手。我最後對女學生說,「我是你老師,我只告訴你要好好想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性行為的意義有很多。第一是傳宗接代。第二是為了歡愉。第三是好奇,沒做過,所以嘗試看看。如果出於好奇,要懂得保護自己。還有一個是愛的表現,但是愛一定要用性來表現嗎?鐵達尼這部電影中,我認為,最感人的地方是那一對逃不掉然後一起躺在床上的老夫妻。那不是一種真愛嗎?總之,這是愛情依存症的問題。沒有他,我活不下去,這是錯誤的觀念。很多人都有「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的觀念,我都稱為泥巴觀念。 兩人在一起以後變成行動的連體嬰,思想的連體嬰。常常看到有人談戀愛以後就變成兩人三手,有一隻手就沒有用了。他們似乎忘記人還有獨立的一面。我這邊提一個鑽石觀念,和陳老師一開始講得有點像。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鑽石,有不同的切面。這些切面中,有人重視金錢,有人重視社會地會,有人重視愛情。其實,在人生旅程中找的,應該是一位與自己的重要切面輝映比較多的鑽石。然而,你也可能找不到。很多人不是不找對象,而是找不到對象。有人寧缺勿濫,有人寧濫勿缺。這兩者是不同的態度。
所以真的愛情不一定要和苦澀有關。然而,愛情真的需要上課,因為大家有太多的疑惑。有些疑惑萬一講出來就會像馮主任說的一樣,可能會透露個人的比較私密的訊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很多不足為外人道矣的故事,或者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如果不把「經」講出來,解決不了問題。有些問題很大,有些問題真的很小。有些小問題你不去講,到最後反而會變成大問題。這是我個人的教學經驗。當然,通常大學生的戀愛經驗都不豐富。我有時候到外面去演講的時候,包括結婚的人都認為愛情很重要。根據泥巴觀和鑽石觀,愛情不應該是苦澀的,愛情應該是讓人發亮的。如果某人失戀了或不愉快,臉上都會透露一些訊息。做為一位同仁或朋友,我們應不應該關心他?我是一個比較雞婆的人。我常常不小心會撞倒一些秘密,也常常有人會告訴我秘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活得蠻快樂的。不是因為人家痛苦,所以我快樂。而是我發現我人生的最大價值在於得到他人的信賴,不管是學生,還是同僚,還是自己親人的信賴。這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情。信賴其實不一定要解決問題,就是聽他講。我在大學時最懷念的老師全部是當初願意聽我講的老師,我不記得他SSCI有幾篇。我們台大正往研究型大學發展,現在重要的是SSCI有幾篇,不是老師有沒有聽學生講。這就像生命裡頭只有事業,沒有愛情。沒有愛情的生命難道不是生命?當然是。仙人掌也是花,你要不要做仙人掌?就這樣子而已。

包宗和 院長:
非常謝謝孫老師。非常感謝三位老師,今天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我不知道大家真的是客氣,還是怕洩漏自己的故事,怎麼都沒有同學或同仁提出問題?時間現在已經到了,我再問一次。一個問題都沒有嗎?

某甲:
我個人不太同意陳老師用海綿來比喻愛情。我個人認為,愛情在生命當中扮演的角色,具體地講,只是一個獵物。

孫中興 教授:
我想,愛情不能用獵人與獵物這樣二分。這樣分好像只是在玩遊戲,就好像嫖客與妓女的關係。愛情不是這樣。

某甲:
我認為,海綿的比喻不是很好,用磁鐵比較好,因為磁鐵既是吸住也是被吸住。

包宗和 院長:
我想,有很多對於愛情不同的比喻,每一種比喻的背後都有它獨特的含意。今天非常感謝三位老師從各種的角度,深入淺出,丟出很多不同的東西提供我們大家思考。很多觀點都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經驗與經歷。也許有人已經結婚,有許有人還沒結婚,不管怎麼樣,將來都一定會遇到類似的人生問題。今天聽過三位老師的話之後,我們未來碰到類似的問題時,或許可以有更多的思考。這就是我們今天最大的收穫。非常謝謝三位老師,也謝謝大家的參與,謝謝!

創作者介紹

Devil Red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