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性主義的幾種派別
在台灣,女性主義成為重要主題,大約是近十年的事。近五年隨著留美學生大量回國傳遞觀念,政治社會環境突然開放,更把這議題炒的如火如荼。

女性主義其實有相當多種流派。觀諸台灣,大約有如下幾種較盛行:


走社會運動路線的女性主義:這類女性主義往往會走上街頭,直接把重 要議題攤開在眾人面前。譬如反雛妓運動,或今年婦女節粉領聯盟反禁 孕大流行。這種女性主義的參與方式,最大的好處就是突顯議題,蔚為 話題,缺點則是一旦話題結束,就煙消雲散,不容易做根本性的扭轉。 這類女性主義有時會跟馬克斯學理做連結。
以性平等做訴求的女性主義。當社會約定俗成的以男性可以在性上開放 不受制約,走性訴求的女性主義就會也要求女性在性上的平等。諸如打 破貞操觀念,像男性一樣換性伴侶,在性上主動,毫無禁忌的享受性與 身體上的快感。這類女性主義,最明顯的就是「豪爽女人」一書的盛行 。這類女性主義則較多跟佛洛伊德性心理學連結。
以語言做訴求的女性主義。這類女性主義往往與後現代「文本書寫背後 的意識型態與權力」的學理有關,反制對女性不利的言語,最明顯的就 是黃色語言。前陣子很轟動的台大女社放A 片,與立法院開黃腔引發的 對抗,以及陳水扁「下面」的言語事件,都屬此類。這類女性主義要求 言語上的平等,為的是暴露出言語背後隱藏的意識型態與權力。


知識份子型的女性主義

自由主義式的女性主義。這種女性主義強調女性與男性的協調達致共識。
所以它會產生如下若干觀點:

不是抗拒作母親,而是要男女雙方將作母親共同視為一份神聖的職
業與使命。
不是抗拒婚姻,而是抗拒不成熟的婚姻關係─即是女性必須在婚姻 中犧牲自我。婚姻應當是讓雙方在相互聯繫中發展自己。
不是非要有職業經濟獨立不可,而是要使女性在自我認同上有社會 價值感,丈夫有意願靈活的跟妻子協調角色分工,妻子亦可不斷關
注家庭之外的活動。
不是情慾放縱,而是對性有積極的主動的自主的能力。在這過程中 不會被男性判斷「沒有矜持與氣質」。
很明顯的,這類女性主義,當事的女方必須有籌碼可跟男性協調,也就是說,她必須具備某水平的見識,教育程度,與經濟能力。所以有人也說自由主義式的女性主義是中產階級的女性主義。



台灣女性主義的缺失
研究女性主義的人都知道,女性主義不能自外於自己國家的文化,所以任何一種女性主義學理派別,都不應完全挪用。

從台灣處境來看,我們至少可以看見女性主義在台灣出現的漏洞:

在一個將女性的性浮濫視為低賤的文化體系中,高揚女性的性開放, 其實是加深女性歧視,而不是拯救女性。其實應當是反過來要求男性 對性的尊重,以要求女性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以雙方同等的節制,來 達到兩性平等。
很明顯的,台灣各類的女性主義多半有利於知識份子,對中下階層並 無幫助。這很可能是因為女性主義的提倡者全出自知識份子階層。其 實中下階層的女性根本完全沒有任何資源可對抗男性,所以自由主義 式的,語言的,性平等的觀點,對她們都是紙上談兵。缺乏資源的女 性,需要的是社會援助。譬如長期受婚姻暴力威脅的女性,最急切的 是有類似救助之家的組織,需要合法逃家的立法。
因此與上一點密切相關的,就是台灣目前的女性主義都太急切的傾倒 觀念,對立法,爭取社會福利這類需長期奮鬥的事情缺乏參與者。這 樣只會造成男女對恃,至於真正需要救助的弱勢女性,仍舊被男性沙 文主義所迫害。


基督教與女性主義真的不相容?


儘管女性主義在台灣已是顯學,但教會界真正去正視它的
其實很少。甚至許多信徒一想到女性主義,就覺得這種流
行趨勢跟信仰是完全違背的。

其實許多女性主義者會拿基督教開刀,說它是迫害女性的
幫兇,原因就是若干保羅言論中對女性的貶抑。針對這一
點,我們必須要提出來辯駁的,就是文化比較必須以「水
平時間」而非「垂直時間」的方式。在保羅時代,女性受
歧視是全世界的現象,當保羅說要丈夫是頭,乃是要像基
督,以捨己的愛愛妻子,已是當時代非常大的突破。

其實基督教信仰中,並非沒有男女平等的觀點。這從耶穌與眾人相處並不刻意
區別男女,尤其深愛馬利亞可知。最初男女受造,夏娃「幫助」亞當,這幫助
原文含意也是指稱平等關係的幫扶,絕無夏娃低下伺候亞當的含意。男女不平
等,是人類犯罪受咒詛後,帶出來的墮落文化。

所以基督徒絕對可以參與女性主義。



回應與挑戰

但是若按照上述對台灣女性主義的分析,我們會發現基督徒對女性主義的參與
應當是有所選擇的。

基督教信仰非常重視「婚約」。「約」字,在聖經上本就出現的很慎重,加上
婚約有比擬基督與教會的含意,所以基督徒絕對不能支持性浮濫的女性主義。

按理來說,自由主義式的女性主義是我們最能支持的觀點,但是它太囿限於擁
有資源的知識份子,所以基督徒還應重視伸援弱勢女性的社會運動,社會福利
,並且敦促立法,以徹底保障受迫害的中下階層女性。

女性主義將會在未來繼續扮演越來越吃重的角色,教會若繼續對這趨勢視若無
睹,將會使在這趨勢中成長的年輕人十分徬徨,清楚感受教會與周遭環境的割
裂。所以筆者建議教會應慎重釐清過濾女性主義後,選擇可以支持參與的觀點
,以幫助活在這時代的年輕人。

但是,若要清楚的回應女性主義議題,教會有一個迫在眉睫的挑戰,就是教會
內部其實是有若干誤將文化等同於真理,以至於很明顯的有男女不平等的現象
,這現象教會本身必須先行解決,否則將無力承擔回應時代的使命,原因是缺
乏榜樣。教會內部的男女平等議題,會跟回應時代議題,是同等的艱鉅,而且
隨著年輕人成長,參與進教會的團契與服事後,會越來越具衝突性,很需要教
會正視。


創作者介紹

Devil Red

devil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